中文版  |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展会新闻
展会新闻
 >> 展会新闻
 >> 行业动态

返回上一页

这家店在杭州大胆“尝鲜”,推五种新店型

最近,在杭州城区,出现了一家没有收银台的便利店。整个门店的面积不大,只有几十平米,店内过道狭小,但是人头攒动,支付方式是扫码支付。门店内的商品大部分是水果和蔬菜为主。其中净菜采取的是日清策略。根据每天时间点的后移采取打折措施,八折、五折okit88okit88okit88直到每天22点以后,你可能以为会一折,其实是0.1折,“算下来也就几分钱”,店员说。

这是北京好邻居便利店进入杭州以后的21家门店之一,也是一种新店型。和中国便利店最发达的城市上海相比,杭州的便利店市场竞争还没有白热化,但是作为电商之都,线下业态目前势头良好的便利店究竟能在杭州做出多大市场,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除了在杭州已经打下根基的全家便利店以及一些当地品牌,其他品牌也跃跃欲试,好邻居便是其中之一。

在北京市场,好邻居基于商圈场景进行的红标店升级改造刚刚推出10家新店,基于社区场景的绿标店代表农科院大院店也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现在好邻居要在大股东鲜生活、绿城的帮助下,尝试更多可能。自去年9月30日开出第一家绿城门店以来,好邻居在杭州的开店规模并不激进,但是在创新尝试方面却颇为大胆。截至目前一共推出了五种新店型,分别是黑科技商圈店、生鲜社区店,绿城商圈店、封闭社区店无人店。尝鲜的力度可谓超过了北京市场,好邻居便利店总经理陶冶表示,正因为杭州是个新市场,需要最大力度的去进行创新尝试要把北京的多店型的能力去向杭州移植,同时也做本地化的工作,从杭州吸取养分。

 

-1 -

门店数字化的本质

开头提到的生鲜社区店,是好邻居推出的五种新店型的一种,其运营的核心是利用线上渠道与门店的结合来进行获客,然后拉顾客进群,同时也做到家配送在产品方面水果的占比比较大,立足满足周边居民的一日三餐。

从店型来说,这个店在北京找不到对标。应是好邻居方面为杭州市场专门推出的店型,但是从思路上来说,一些思路在北京农科院店已经可以看到。能够比较全方位体现好邻居思路的,可能还是黑科技商圈店。为了统一品牌认知,目前在杭州的门店一律都是绿标店(在北京市场这一店型对应的是红标店)。之所以说这一店型更能反应好邻居的特点,还是要从陶冶的思路说起。陶冶一直在通过整合各方资源,探索便利店数字化的空间与边界。在前述生鲜社区店,通过在线支付手段,实现的是顾客的数字化。这也是实体零售相较于电商过去的短板。但是在陶冶看来,目前在新零售的语境下,更重要的是门店本身的数字化,这一点更需要便利店从业者自己去摸索。

相较于国内实体零售门店所采用的用摄像头抓取用户动态的感应技术,杭州好邻居门店的感应器是藏于货架内。如果一个顾客占到货架前,停留一会拿起一种商品又放下,都会被记录。这种货架感应器也不是重力感应,而是结合电子标签,将数据上传网,通过云端来控制所有门店,其准确性和控制力更好。

这套技术解决方案与目前国内一些新锐零售商解决方案的最大不同,在于每一家门店不需要单独的服务器。也就是说,所有系统的运算成本都不需要门店来承担,而是放在云端处理。否则的话,一家门店的服务器投入就要十几万到二十几万。而这一组带智能感应器货架的成本,只比普通货架贵20%。当然,这里面没有包括电子价签的成本。好邻居介绍,由于是样板店,全店的商品(包括鲜食)几乎都采用了电子价签,这个投入比一般门店要大但是如果未来货架在出厂时就能预装电子价签,成本还可以再下降

除此之外,门店在门口收银位置也设置了摄像头内嵌人脸识别技术,当人在店内移动时,会有物理位置和二维坐标,走到货架前时,人与货就形成了一一对应关系。这套技术解决方案由face+提供。

好邻居陶冶认为,门店场景本身的数字化是基础,只有做到对门店场景经营细节的数字化采集,才能在此基础上来识别顾客的数字化轨迹。在一家门店,如果流量是比较稳定的,那么顾客的数字化积累是价值更大的。相反,在一家客流量较大,且到店客源不稳定(偶发性到店,不是高频复购)时,其实所谓的用户数据中也会有很大的噪音。这时还是要回到的本身来结合商品进行判断。另一方面,对于商超来说,由于营业面积过大,的数字化成本投入过大,反而优先级是被后置的,但是便利店可以先行尝试场的数字化。

在杭州好邻居门店,商品层面还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水果的比重被凸显出来。好邻居方面的考虑是,水果在生鲜中也属于高频品类,而且深受年轻顾客喜欢,此外在损耗方面又逊于净菜,很有潜力可挖。另外,陶冶分析过当地市场的特点,他发现杭州的便当生意很难和北方相比,当地的街头餐饮仍旧很发达。陶冶最初的设想就是用水果品类来替代北方超市便当的作用。从杭州的家门店来看,目前水果一天大约有1600元-1700元的销售,基本可以达到预期。

 

-2 -

社区才是未来

虽然在杭州的商圈店,好邻居这家门店集中了目前所能拿出的所有黑科技。但是在陶冶看来,商圈店更像是存量市场,他认为便利店比较大的机会还是在社区。

这次好邻居拿出的社区店有两种,一种是开头提到的生鲜社区店,另一个则是开在杭州一个封闭高端小区内的社区店。这两家店的共同特点有几点:第一,水果占比比较大。第二,会围绕一日三餐提供净菜以及米面粮油配套商品。第三,这两家门店本质上都是低流量场景的产物。

开头提到的门店开在街边社区底商,表面上看起来是开放场景,但是隔了不到100米,就有鲜丰水果店,店员告诉我们,街的另一头也有一家水果店在把角位置,这家店正好被夹在中间,所以还是低流量场景,也正因此,这家店在5名店员的情况下仍旧与抽空轮流去做上门配送。而在高端小区内的这家店,门口有管控严格的门卫刷卡才能进入小区,小区住户有几百户,居民层次和购买力比较高,可以理解为封闭场景。

这家门店的布局正好是L型,可以理解为一横一竖,横的一侧主要是快消品,竖的一侧一进门迎客的就是水果摊,里面有净菜肉类米面粮油。从商品结构来看,这和典型的便利店有一些不同。由于流量有限,更需要门店在运营方面做的更精细。比如,在这家门店,有来客时,店员采用的是跟随式的面售,介绍商品而在一般的便利店,店员往往就是收银员,除了上货盘点,一般是不会离开收银台。这种店型背后的思路是什么?其实这样的门店加大了蔬菜水果比例后,其运营技术已经开始借鉴商超的做法。过去行业认为超市做一家人的生意,便利店做一个人的生意,这种界限正在模糊。正因此,在这家门店,大个的榴莲都摆得很挤,陈列呈坡度型,而不是平面,以至于有时候你会担心有的榴莲会滚下来。店员介绍说,一开始他们也按照便利店的做法,设计水平台面,带包装的很精致的水果摆几个,发现销售上不来,现在的陈列方法是借鉴了大卖场的做法。

对于杭州的发展,陶冶表示主要会放在社区的尝试,一方面是由于有股东绿城的支持,手上有100多个高端小区的资源;另一方面,陶冶一直认为社区才是本土便利店的机会所在。商圈白领的数量和需求,不会出现爆发性的增长和颠覆性的变化,但是社区不一样。所以在杭州市场,好邻居的发展重点还是放在社区场景。他一直有个观点,便利店真正价值不是销售渠道,而是网络用户的价值,最终要建立从线下到线上的运营模式。

在封闭社区店,由于本地供应链还不强,目前有一半的水果蔬菜是通过线上天猫一小时达这样的渠道卖掉的。对于好邻居来说,技术手段是用来感知用户的公司,最终本土便利店需要建立的,是面向未来的思考能力


 

           版权所有:广州奥莎德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粤ICP备14078042号-2